1. 首页
  2. 原创文学

红箭一号:第十集(作者: 路兴录 )

红箭一号:第十集(作者: 路兴录 )

第十章

梅赴启龙峡 恋心触情浪

谷自清一放下电话,心情分外激动,刘教授真的将从美国回来的女儿送到启龙谷来了,而且还通过总部办了入伍手续,他立马带车向飞机场驶去。

谷自清赶到飞机场刚走到出站口,就见一位女军人拐着刘老的胳膊走了出来。他简直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位女军人,就是和刘凤燕同时追他的孪生妹妹刘凤梅。他仍站在那里犯傻,倒是从西方国家回来的姑娘大方,丢了爸爸的胳膊,紧走两步来到谷自清面前,“咔”的一个举手礼说,“报告谷总,我叫刘凤梅,是来接替姐姐刘凤燕完成神龙剑出鞘任务的。”

谷自清仍站在那儿愣怔——

刘教授也傻愣了半天说:“怎么,难道你不认识她啦?”

谷自清这才猛然醒过神来,急忙还了个礼说,“认识认识,几年不见长的更俏了,加上这身军装着身,更是光彩夺目啊!”

刘凤梅姐妹俩最大的反差就是凤燕内向话少,妹妹开放型话多豪爽,甜甜的口气里隐藏着天大的秘密,她说,“在美国我就看到了姐姐寄去你们的合影照片,所以老远我就认出你了。”

谷自清会意的笑了笑说,“欢迎,欢迎!”快步打开车门,将刘教授和凤梅迎进车内,起步向启龙谷返回。

 

刘凤燕逝世后,谷自清那颗久久难以平静的愧疚心,再一次被刘凤梅激起。不知咋地,他怎么那么怕刘凤梅,从飞机场出口见到她那第一眼,他的心肌就猛然紧了一下。现在在返回的路上,虽脚手不停地驾驶着快速飞行的吉普车,但脑子里一刻也不停歇的想着心事,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位西方留学回国的开放型人物。

刘凤梅和刘教授心有所思地坐在后排座上,尽管刘凤梅和刘凤燕刚进启龙谷一样的满目新鲜,一会儿头伸玻璃窗外赞不绝口启龙山上那些奇景怪石,一会儿又头靠爸爸的肩上撒着娇说,“爸爸,你和妈妈都来吧,这里的风景真美呀!”

当她那半是稚气半是温柔的目光,不经意地与车前后视镜中谷自清那锐目灵光相撞时,还是给了谷自清一个刹那间窘态,使他那本来就不平静的心突突地猛跳了两下。

3秒钟的调整心态后,谷自清还是迎着后视镜中的温柔目光问:“凤梅,今后有何打算?”

刘凤梅望了一眼爸爸,刘教授笑而不语。

她抿嘴一笑说,“谷总,我听你的,一切听你的安排。不过——我想问问,你打算给我安排一个什么样的工作呀?”

谷自清心有所思地说,“女同志嘛,当然还是——”

临出口猛然想起刘凤燕,他不想再伤刘教授的心,急忙将话题转向刘教授,以商量的口气说,“哎!我说刘老,您看咱们是不是先到基地,与雷董事长和周书记先见个面?然后再——”

刘教授说打断了他的话说,“不了,这次主要是送凤梅的,我想还是先让凤梅到虎头崖去给凤燕上个坟吧。”

刘凤梅接着爸爸的话说,“就是嘛!我是来军事代表室报到的,不是来做客的。再说了,其码得先跟姐姐说两句话嘛,我看还是先到花店里给姐姐买两朵花带上吧。”

谷自清说,“那好,咱们就直接去虎头崖,买花的心你就别操了。”

来到虎头崖下,谷自清从吉普车后备箱内拿出两朵鲜艳的玫瑰递给刘凤梅说,“去飞机场前我专门到花店买的。”

刘凤梅温言疑问:“你怎么知道我姐喜欢玫瑰呢?”

谷自清轻轻拍拍她的后背说,“走吧,去给姐姐报个到吧。”

3人心事重重的来到刘凤燕的墓前,刘凤梅怎么也控制不住的悲泪滚腮而下,她将两朵玫瑰靠放在姐姐的墓碑上即泣不成声了,“姐呀!当初我让你跟我一起去美国,你就是不听,非要来启龙山,这下好了,你走了倒安静,可是咱爸妈他们能让你就这么孤魂幽谷嘛,爸今天送我来就是让我在这里陪伴你的。姐你听见了吗?”

要说这女人们,斗起心眼来可要比男人狠得多。刘凤梅的万分悲痛,明显是埋怨爸爸,更是对谷自清的不满。那年,她和姐姐同时爱上了正在南京华东工程学院读书的谷自清,妈妈不表态,爸爸倾向于姐姐,刘凤梅曾暗中警告姐姐,“刘凤燕!你给我听好!要是敢和姓谷的结婚,我让你一辈子也不得安生!”

刘凤燕生性温柔,害怕妹妹胡来,就主动的把谷自清让给了她。可是,就在她穷追不舍的关键时刻,半路上杀出来个焦翠灵,谷自清竟一见钟情地与焦翠灵喜订了终身,刘凤梅恨得咬牙切齿,一怒之下要和姐姐去美国留学,刘凤燕不去,非要和谷自清进山。刘教授拿她没办法,只好托关系满足了凤梅的要求。

但刘教授有言在先,他说,“去美国可以,但留完学后一定要回国,不准在国外定居。”

 

尽管刘凤梅满腹悲愤地憎恨谷自清,但谷自清还是像当年在刘教授家宴上那样的激动,他两眼红红的向刘教授表态说,“刘老您放心,您老亲自把凤梅给我送来,我尽全力保护她,决不会再像凤燕那样让她受半点的损失。”

然后,他又温言善意地劝说刘凤梅,“过分的悲痛容易伤身子,况且刘老的身体也不易在这么大的山风中站的太久了,咱们还是下山吧。”

谷自清和刘凤梅搀扶刘教授刚走到停放在虎头崖下的吉普车前,王耿彪急急忙忙的赶来了,他也像谷自清刚在飞机场的表情一样,一惊一乍的疑目凝盯。最后,还是刘凤梅的热情才打开了冷场。

她在华东学习时经常参加军训,留学回国后又参加了半年的军事培训班,很注意上下级的礼节礼貌,快步走到王耿彪跟前“咔”的一个立正,一个军礼说,“报告首长,我叫刘凤梅,是来接替刘凤燕没有完成的神龙剑任务的!”

王耿彪急忙还礼,并热情地握着她的手说,“早就听刘老说你要来,欢迎欢迎啊!”

随即,王耿彪又热情地握着刘教授的手说,“为了神龙剑您老可是功在千秋啊!”

 

王耿彪急着要见刘老,就是要告诉他一个紧急的消息,刚刚接到北京的长途电话,要刘教授连夜赶回北京参加明天下午的紧急会议。

谷自清原本想明天上午带上刘凤梅和刘教授一起与雷鸣和周其宗见个面,然后再开个支部扩大会。一是研究一下刘凤梅工作安排,一是征求一下刘教授对神龙剑研制过程中应把好哪些关键环节。根据眼下情况,他只好调转车头,和刘凤梅一起将刘教授再送往飞机场。

 

刘凤梅进启龙山,掀起第二个心潮难平的就是蔡宝来了,用他的话说,“她早不来晚不来,就在他决定终身大事的关键时刻来了,真让他后悔莫及呀!要是早来个半年,就凭他的手腕,恋刘凤梅和恋刘凤燕一样的容易,可现在不行了,一切都晚了。”

但他想想还是不后悔,他说,“这就是缘,他这一生永远与刘家没那份姻缘。”

 

蔡宝来的决定,不仅军事代表室的人们不理解,就连基地检验部技术部科研所的女孩子们都不理解。

堂堂一位军事代表,又是一个专科学院毕业的少校军官,什么样的女孩找不来,他邪了门了,非要与一个当地的农民女儿葛兰结婚。他是不是神经上出了什么毛病,人们是这样想的。

自达刘凤燕去世后,蔡宝来在男亲女爱的情感上,一直无动于衷,军衔从上尉晋升少校已两年多了,基地不少的女孩子们,两眼盯着蔡宝来那两杠一星,他从未动过心。不知他哪根神经突发了灵感,突然提出来要与葛兰结婚。

才开始,谷自清以为是误传,没在意,当蔡宝来的结婚报告正式递到他手上的时候,谷自清还是再三劝解说:“蔡宝来你要慎重,终身大事不是儿戏,我看你还是把报告先拿回去,等想清楚了再给我也不迟嘛,况且现在——”

“我早就想清楚了。”蔡宝来疑惑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谷自清的眼睛,他想,其它人不理解情有可原,可你谷总不理解儿女情长的情义就让人费解了。他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了谷自清的话说,“儿戏?糊涂?我蔡宝来就是再浑,也不能拿着我的终身大事开玩笑吧,你还是规规矩矩地签上‘同意’二字,按程序把我的报告递上去,让机关组织部门审批吧。”

谷自清象把产品质量关那样,对蔡宝来的结婚报告,仍犹豫不决,他说,“军官恋爱结婚,最起码要具备——”

“停停停。”蔡宝来手指顶着手掌心,做个暂停的手势,他不想听谷自清那认死理的废话,他只想让他在报告上签字画押。他的条件最现实,理由也最充分,他说:“男女结合成其为‘家’,俗话说不是一家人,难进一家门,我和葛兰有情、有爱、有缘,就在这个‘缘’字上,该是一家的人。”

“缘?”谷谷自清低问一声。

“嗯。”蔡宝来点下头,一口情理深透的译说,“生活不须惊天动地,幸福就好;友谊无须常挂嘴边,记着就好;事业不必飞黄腾达,稳定就好;金钱不须腰缠万贯,够用就好;朋友无比比皆是,有你就好!遇到了你这位好领导,我相信我这个家能成。”

 

“少给我在这儿拍马捋须,还一套一套的。”谷自清虽被蔡宝来的几句真情话说得心里热乎乎的,但就眼前的真实利益,仍有点费思不解,他说,“可她是个农家女,会给你带来很多的不——”

“农家女咋了?门户不对,是吧?可她也是个有情有欲的真情女子。农家女虽然条件差一点,生活艰苦一些,可我不嫌弃!我们是真诚真心来续这个‘缘’——苦中有甜。最起码,可以天天会面夜夜厮守。你呢?焦翠灵和你都是军人,天各一方孤独难熬,你不说,但心里比谁都痛楚。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她是个农家女,没文化,会给你带来家庭的不般配、不相称,工作的不协调,生活的不幸福,有情没爱,这种结合根本不可能,等等等等。可是你知道,我和刘凤燕有情有爱,就是没缘,所以她就早早地别我而去,猝不及防啊!”

蔡宝来的连珠炮话痛击着谷自清那颗愧疚的心,他已经拆过他一次姻缘了,就因为他的好心葬送了刘凤燕,他不愿再当法海做亏心事,可这——

半天的沉默后,谷自清对蔡宝来说,“你既然决定了,我也不能过多的干涉,那就按你的意见办吧。不过,你的报告按程序报请上级机关审批,这不是一两天就可以批下来的,还要组织调查,还要进行体检,这你是应该知道的吧?要耐心地等待。还有,最起码要谈谈你的理由吧,我也好在报告上批注意见吗?”

“好!”蔡宝来点点头,慢慢叙述他和葛兰的幸福经过—–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稿信箱:671825950@qq.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条)

  • 头像
    岁寒三友, 2019-09-11 17:30

    军人生活,叙写真实,期待下篇!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澳门十大网投平台-最新十大网投官网-线上十大网投娱乐大全-邳州文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