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散文

捕鱼记(作者:韩洪江)

捕鱼记(作者:韩洪江)

前日,几位好友小聚,聊起儿时趣事,不觉兴味盎然。其中,有人谈起逮鱼,
不禁勾起我千番思绪,万番感慨。

提起逮鱼,我小时候可没少干过。记不清第一次逮鱼是四五岁或是五六岁时,反正朦胧记得是很小时,那是盛夏时的一天,我和一群发小到庄里的一个汪塘洗澡(我们庄不靠河,庄中只有一条排水沟连着的大汪塘。全庄人排雨水,洗衣服,沤麻蔴,以至挑水浇菜,冲澡纳凉,全靠它。)虽说汪塘不够干净,一年到头没几月水清的时候,特别到了夏天,雨水三天两头的下,汪塘里的水就更诨浊了。但却给全庄人带来许许多多的便利,是全庄人的免费澡堂。盛夏时节,特别是晚上,受不了家中闷热的人们纷纷拿着席头、小凳子、蒲扇,老人(多是老头)吸着长长杆大大锅的旱烟袋赶到汪塘边的的打谷场上纳凉啦呱(聊天)。蒲扇可着劲的摇,却扇不息满身的臭汗,当天已黑下来的时候,男人相约脱衣下汪,洗澡冲凉。(天不黑可不行,因为顾忌女人,要是有胆大的天不黑就脱衣下水,不仅会被指着鼻子骂“流氓”,有时还会受皮肤之灾。庄里的一些泼辣娘们会一边骂骂嘈嘈,一边拿着坷头泥块往水里砸。弄不好,被砸中,受点小伤还不算大不了的事,有时候,衣服裤子被抢扔,赤身裸体可是上不了岸的。)与大人比,我们一伙小男孩可没有这些顾忌和讲究。不论上午下午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来了兴致,就八不顾的跳到水里,追逐戏闹,不亦乐乎。可以说,庄里夏天的汪塘,可是我们这群野孩子狂欢的乐园。它给了我们无穷的乐趣。

其实庄中汪塘不仅是我们的乐园,还是庄人的鱼塘。
一年四季总有人在汪塘里逮鱼摸虾。夏秋是逮鱼的旺季不说,就是大冬天,也有人跳入刺骨的冷水中逮鱼,不过是一般都不用工具,而是用手摸。故人们不说是逮鱼”,而说是摸鱼。说起在汪塘里逮鱼,俺庄的人谁都有一肚子的故事。我的记忆里,汪塘里似乎有逮不完的鱼。刚开春,就有人不顾气温很凉,水冷得刺骨,跳下汪塘里摸蜗牛和河蚌;到春末或初夏,许多人都聚集到汪塘捞“芽鱼”(芽鱼,我们庄上的人把刚生出不久的小鱼叶“芽鱼”,因其很象刚鼓出尖的麦芽芽);到了盛夏,特别是下大雨的时候,那可是逮鲹秧子的黄金时段,我清楚的记得,每到下大雨前,庄上很多人却带着鱼网、舀子、扒勾等逮鱼工具到汪塘来逮鲹子,有的甚至拿粪筐和畚箕(家中没有鱼网类工具),只见水里一层漏出头的鱼嘴在卜叽眼(喝水),为什么有那么多鱼冒出头,当时只是好奇,大了才明白,下大雨前,一般都是气温高,气压低,人都很闷热,水里的鱼当然也发闷,需要冒出头来换气。

捕鱼记(作者:韩洪江)

到汪塘里逮鱼的最佳时间应该是深秋,沤苘麻的季节。我们那儿庄上人有种苘麻的习惯,而苘麻剥皮需要先在水里沤上一段时间,等苘麻沤离皮了才好剥。而沤苘麻最理想的地方当然是庄里的汪塘。一到深秋收苘麻的时间,只见汪塘里密密麻麻布满了苘麻排。浸在水里大约三四天(当然还得看当时的气温和温,一般说来,水温越高,沤的时间越短,反之亦然)后,汪塘里的水颜色象酱油似的且老远闻着发臭。这时苘麻沤得差不多了,要出水了,而此时因沤苘麻,水发臭,鱼也受不了了,纷纷冒出头来,水面上大大小小的挤满了鱼,庄上人说,那是“翻汪”了。而“翻汪”的鱼特别好逮,一般都傻傻的,人到跟前了也不知道跑。遇到“翻汪”,全庄人象着了魔似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股脑都涌到汪塘,大呼小叫的齐喊,那情景象是一场盛大而又热烈的节日。而我的第一次逮鱼,也就是在那样的场合进行的。至今还记得,那一次,因受场面感染,我和几个小伙伴,都提着小菜篮,跟着大人跳入水中,当然中间是不敢去的,大人也不让去,因为水深,所以只能在池塘边捞。一边捞,还一边跟着大人大呼小叫,哪里是逮鱼,,分明是参加一场有意思的游戏。谁知就这样咋咋乎乎,居然让我逮到一条鱼,我高兴极了,兴奋的大喊:“答!答!我逮着了,我逮着了!”(答,我们那地把父亲叫答)那心情不亚于拣到一块“狗头金”,当然,“狗头金”什么样,我也沒见过,只在父母亲的故事中听到过,反正那是特别珍贵的东西,是宝贝。父亲也非常高兴,特地从汪塘中间赶过来,把我抱起来,狠狠地亲了我一口。我那个得意劲甭提了。过了好久,也不忘在小伙伴里炫耀:“我逮着一条鱼!”

捕鱼记(作者:韩洪江)

有了笫一次,随着年龄的增长,逮鱼的机会和时间越来越多。先是在庄上的汪塘,后来到庄外的沟渠,再大,还到过离庄不远的武诃、苏沟、燕子河,最远的还到过分洪道的卞湖、沙埠、沙墩。这些逮鱼行为,说起来除了很少一部分是专程,为丰富家里的餐桌改善家人的菜肴外,更多的的都是随机的无意碰到别人逮鱼,跟大家凑个热闹,而更多的则纯粹是玩。因为只是玩,只是随兴,从没把兴趣视为追求,故而也没有投入技能学习,更谈不上研究,因而,我的逮鱼本事一直停留在小时候端着舀子在汪塘边捞或者扛着扒沟沿沟或汪塘边扒鱼的水平,从无提高和长进,也就始终没有成就。直到现在,有了闲情,最多的是观赏别人的捕鱼巧技和硕果。以至连钓鱼也没有学过,甚至都沒有心动过,更不要说学会。

告别了家乡,远去了童年,逮鱼就象我幼年时诸如摔缸炮、扔刷把、跳绳、躲猫等一样,作为童趣保留在记忆里,成为老年回忆的陈年佳酿,散发着泥土的芳香。

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稿信箱:671825950@qq.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评论列表(1条)

  • 头像
    采菊东篱下 2019-09-14 16:38

    童年的记忆,写一写觉得特别有味道!

联系我们

182052269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gxw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澳门十大网投平台-最新十大网投官网-线上十大网投娱乐大全-邳州文化网